旁白

关于Js点击事件的函数调用





这段点击事件的点击标签如下:

<input type=”submit” value=”Fly let us” id=”btn” onclick=”appear()”>

可以看出点击该标签浏览器会寻找appear函数来实现功能,实际上html标签和js之间是不能直接访问的,它们之间存在一个媒介,即id  ,当点击事件触发时,浏览器自动识别id来访问js里定义的函数。

下面为id访问函数的代码:

var p=document.getElementById(‘btn’);

p.appear();

function appear(){

alert(‘please cherish life,refuse chicking.’)}

当23号晚错误操作导致情绪的一直低落,我在思考一些事情。

在家呆了那么久,这个寒假虽然什么也没干,但却让我明白了许多。

学js过程中滞留了,这是大二上学期的突然,寒假回到家重拾爱好,看了燕十八的公开课后我觉得我得好好强化下我的HTML和CSS了,斗志一燃起来就会争分夺秒,我开始构思模板,在画图工具上拟好了网站主页,接下来就是架构和css控制,一想到css控制太烦我就脑疼,于是在第二天鼓足勇气开始写css,写的过程特慢,我有强迫症,写完一种属性就爱折腾会,没吃午饭,写到下午2点左右基本写完,真的很想有一个懂我的人骂我一声笨蛋。

对于实战这种东西,我有一种天生的畏惧感。(我对css的float和margin属性很是讨厌,有时候根本不按常理出牌),

经过多次的浏览器调控测试修改后我的自写主页完成了,虽然过程慢,却是我写过最满意的一次作品。

我把它放在了我在歪扑的二级站上了(new-start.pw),我用二级站觉得方便又划算,只需申请一个顶级域名就搞定,不过对于新手确实是这样,不过局限性却是蛮大的,首先你根本无法ftp上传内容,歪扑用的是柯林ubb建站系统,用来排手机页面现在一般,电脑版更是硬伤,柯林不错,柯林系统的手机站基本是玩安卓破解,社区之类。在很久以前的2g时代,wap1.0/wap2.0时的柯林系统在社区论坛被玩的火热,但一切终有落幕的时候,以前火热的社区一个个关闭,不就前jkmrp关闭,其实我是从mrp时代过来的人。

23号我反复的对我的主页进行修饰加背景,加网易云的外链iframe移动位置出现了好多副效果,深夜改好后我在网站后台错误点击了添加模板导致网站主页出现混乱,我又去删模块,我记得明明没删我自己的模板,但删完我后悔了,再去找wml模块下的自写网页,显示id删除,我开始方了,你们不会明白我写的这个网页的用心,不会知道我放了一个人留作回忆,你会问,难道主页没有在本地备份吗?在这里我在想象已经又一万只草泥马从头上飘过,前几天自己鼓捣双系统,成功装完双系统,电脑里数据没有备份全部没了,反正那时候真正的闻到了一种被套路的味道。

24号,要回学校的前一天晚上吃饭时,爹叮嘱我要考教师资格证,以后有着落,我每次都会反驳他说让他不要瞎操心,我都那么大了还要他来讲这些吗,我在学校电话都是打给我妈的,很少打给他,因为他只会说那些没用的,回家后我都懒懒散散的,没能帮他分担点什么,我都不想再像以前放假一回家就帮他干一部分活,但他还是老埋怨我干的轻活,他总爱说我是农村出身却小时候很少像同龄孩子一样去放牛割草,因为他寄希望于我身上,让我成才,关我禁闭。我却始终保持着叛逆的风格,有那么点小倔强,在那个弹珠盛行的童年,很荣幸我被小伙伴们叫做珠珠小王子。
那晚上我感觉到我爸真的老了,他不再像中小学时那样咄咄逼人,寒假跑朋友家玩了一个周,要回家我都不好意思打电话让他来接我,我只打给了我妈,我妈转达给他,一会儿他就来接我了,其实我是很触动的,我回家都没帮他做什么,还麻烦他来接我,他可能认为这是一种习惯,而长大后的我却有种亏欠感,自从我进大学后他基本没有管过我,反而有点不被重视的心痛。

回学校了,公交车站偶遇喜欢的女生,谢谢她帮我占座位,很是感动。(现在我们只是好朋友关系)

其实我有一种尴尬症,只要和女生聊天,我无法去找话题和她们讲,场面很是尴尬,其实只要女生主动找我吹牛皮这些我还是可以化解尴尬的。

一回寝室我就开始弄云主机,因为我要用自己的☁服务器,用自己的域名啊,由于诸多原因,我折腾了一下午都没弄好,心情非常压抑,没有谁能体会我当时的心情,基友打电话给我又和我扯,我很抱歉直接让他挂了电话,这种难受的感觉真的生不如死。最后唯一的办法就是睡着在说,也不知何时睡去,梦里也是那么让人迷惑万分,还好醒来后已经能正常思考问题。